Menu

短期市场急跌 股票质押风险卷土重来?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0/05/02 Click:142

  [ 截至16日,A股市场大股东质押股数5907.77亿股、占总股本的20.8%,大股东疑似触及平仓市值22457.38亿元。 ]

  尽管疫情以及市场波动带来股票质押潜在风险抬升,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当前的质押风险总体可控。

  整体质押风险可控

  胡文龙还表示,2018年以来监管层集中出台了一些相关政策,包括针对股票质押违约的延期处理、展期,还有地方国资平台推出纾困基金等多方面举措,保障上市公司度过危机。

  据不完全统计,2月3日开市至今,已有51家上市公司发布控股股东补充质押的公告,3月以来就有九芝堂(000989,股吧)、齐翔腾达(002408,股吧)、立思辰(300010,股吧)、西藏珠峰(600338,股吧)、可立克(002782,股吧)等十余家公司宣布补充质押。

  作者: 蒋琰

  比如,3月17日,九芝堂公告称,控股股东李振国新增质押250万股,累计质押3.15亿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高达87.77%,占公司总股本的36.2%。

  “整体上监管方面对股权质押的态度就是不能新增,还是处在控规模的状态。”上海一位券商人士告诉记者。

  湘财证券投顾业务部资产配置总监胡文龙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近期在盘中可以看到A股被外围市场带节奏下跌的迹象,不能排除美股继续下跌的情况下,A股可能也会补跌,对股票质押业务有一定影响。

  因股票质押而宣布被动减持的上市公司也开始出现。比如,14日,西藏珠峰公告,由于控股股东塔城国际与华融证券的股票质押融资业务未能按期赎回,未来90天内将通过交易所竞价减持不超过总股本1%的股票。当前,塔城国际累计质押(含冻结)股份2.3亿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的62.70%,占公司总股本的25.28%。

  东莞证券也表示,2019年全年上市公司通过发行公司信用债、可转债募集资金的规模较2018年有明显提升。而为减缓疫情对市场造成流动性缺失,政府提前采取措施,包括央行超预期通过开展逆回购操作释放流动性,暂停融券卖出业务,允许股权质押协商展期3~6个月,以及不强制执行平仓等,以此来缓解资本市场流动性压力。同时,管理层通过财政补贴和偏宽松货币政策来缓解实体企业压力,有助于企稳经济和缓解投资者恐慌情绪。

  面对市场的下行,部分上市公司的股票质押风险开始暴露。

  还有一个要考虑的因素是市场点位,2018年时市场是从3500点跌到2400点,当时股票质押风险集中暴露,但现在的市场是2700点左右。“整体估值水平相对较低,风险再度集中暴露的概率也不是特别大。”胡文龙分析称。

  尽管对比2018年末至2019年初的整体高质押,情况已经大幅缓解,但短期内市场急跌带来的局部平仓风险仍然值得警惕。东莞证券指出,在2019年整体质押规模下降情况下,疑似平仓及低于实际质押价的质押股比例呈上升态势,显示存量潜在平仓风险仍待消化。

  Wind统计显示,截至13日,A股市场质押股数5658.7亿股、占总股本的8.33%,质押市值为46012.97亿元。截至16日,大股东质押股数5907.77亿股、占总股本的20.8%,大股东疑似触及平仓市值22457.38亿元。

  随着全球资本市场进入“熔断”模式,外围市场的波动也带累A股下跌,较快的市场跌幅之下,股票质押的风险正在悄然抬头。

  胡文龙表示,首先,股票质押总体巅峰是在2018年10月左右,市场上质押比例超过50%的公司大约1000家,现在没有这么高。其次,当前市场质押总股数在总股本的占比大约是8.3%,而2018年年底是10%以上。此外,由于券商股票质押业务在2018年高点时吃过亏,因此从2019年2月这一业务开始总体处在收缩的状态。

  市场下行股票质押风险抬头

  最近一周,资本市场经历了历史性的震荡,美股三次熔断。外围市场的波动也带累了A股近期走势,上周上证综指全周下跌4.85%,17日,报收2779.64点,从1月末的3000点上方回落了10%。

  东莞证券分析称,当前股权质押主要集中在大股东高比例质押企业,平仓风险较高。具体来看,大股东质押比例超过50%的企业约1066家,质押市值约1.85万亿元,质押股数占总质押数约49%。而其中,大股东质押比例超过80%的企业有461家,质押市值约8496亿元,质押股数占总质押数的28%,其中约一半的股份疑似触及平仓风险。主要是由于企业流动性趋紧且股价持续下行,大股东被迫持续增加质押股权做担保,质押比例被动逐步增加,同时伴随质押风险上升。

  资金面宽松一定程度上抑制了质押风险的爆发。“2018年的时候是去杠杆,2020年流动性则有进一步宽松的政策预期,我觉得这一点非常重要。也就是说大股东不一定会通过股权质押的方式去融资,即使融资发生违约了也可能通过其他途径去解约。”胡文龙称。